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誰在豪賭康美藥業?財務造假887億,處罰后卻迎2個漲停

2019年08月21日 07:23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參與互動 

  3年,887億元!A股市場上時有財務造假現象披露,但數額如此巨大、連續多年坑騙者實不多見。

  號稱醫藥白馬股的康美藥業年初自爆多算了300億元貨幣資金,本就令投資者怒不可遏。誰想,隨著證監會調查落地,人們才發現,康美這方面早就“輕車熟路”:3年累計虛增貨幣資金887億元,累計虛增營業收入291.28億元,累計虛增營業利潤39.36億元……

  換句話說,該公司887億元貨幣資金“不翼而飛”。

  更奇怪的是,在巨額造假情況披露之后,在官方批評其“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行為”之后,其股價不跌反漲,ST康美[600518]接連被推上2個漲停板。

  截至8月20日收盤,ST康美報3.37元/股,被33萬手買單封死漲停板。誰在背后操作,又是誰在豪賭?

  虛增貨幣資金887億元

  至少在2018年上半年,康美藥業還是A股資本市場上的一個白馬神話,曾創下市值1390億元的歷史紀錄。

  這年年底,隨著中國證監會的一紙調查令,康美藥業的白馬形象逐漸瓦解,市場對公司“高毛利率”“存貸雙高”以及“坐莊”等質疑聲不絕于耳,雖然公司公告辟謠,但股價一直跌跌不休,自2015年5月份的高點以來,公司股價已經跌近九成,目前市值不足200億元。

  今年4月份,康美藥業發布2018年年報的同時,發布了一份會計差錯更正說明,稱2018年以前營業收入、營業成本、費用及款項收付方面存在賬實不符的情況,其中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營業收入多計88.98億元,營業成本多計76.62億元。

  公告一出,市場嘩然。貨幣資金憑空消失近300億元,康美藥業的這撥操作令市場震驚。

  近日,康美藥業收到中國證監會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簡稱“《告知書》”),《告知書》中詳細披露了康美藥業自2016年以來的財務造假情況。

  據證監會調查,康美藥業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半年報和2018年年報中虛增營業收入89.99億元、100.32億元、84.84億元和16.13億元,虛增營業利潤6.56億元、12.51億元、20.29億元和1.65億元,累計虛增營業收入291.28億元,累計虛增營業利潤39.36億元。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貨幣資金項目。康美藥業2016年虛增貨幣資金225.49億元,占公司披露總資產的 41.13%和凈資產的 76.74%,2017年虛增貨幣資金299.44億元,占公司披露總資產的 43.57%和凈資產的 93.18%,2018年上半年虛增貨幣資金361.88億元,占公司披露總資產的45.96%和凈資產的108.24%。

  這意味著,兩年半,公司累計虛增貨幣資金886.8億元。

  而證監會更是用罕見用語定調了康美藥業的財務造假情況,“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行為,惡意欺騙投資者,影響極為惡劣,后果特別嚴重”。

圖/中國證監會網站截圖
圖/中國證監會網站截圖

  實際上,早在2012年,就有媒體質疑康美藥業虛增利潤,至少虛增18.47億元的資產,但后來,廣發證券出具專項核查報告,“力證”康美藥業不存在虛增利潤,此事作罷。

  2016年,中國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落馬時,被指控受賄693萬余元,涉及9家上市公司IPO,其中就有康美藥業。

  對于康美藥業的財務造假,廈門國家會計學院院長、廈門市政協副主席黃世忠近日撰文稱,“舞弊研究有個著名的‘冰山理論’,該理論既說明已發現的財務舞弊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也說明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已發現的財務舞弊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

  目前,康美藥業的財務造假情況水落石出,投資者也正在積極準備訴訟,康美藥業后續將面臨大規模的索賠。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表示,目前其已代理超過50位投資者,準備向康美藥業發起索賠訴訟,初步測算索賠金額超千萬元。

  他預計隨著本次處罰具體事實的落地,索賠范圍會進一步擴大。這也預示著康美藥業要面對更大規模的投資者訴訟。

  “在康得新案中,僅在我們律師事務所就有超過200名投資者準備參加訴訟,且參加投資者的人數還在持續攀升中。預計康得新和康美藥業,將成為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兩起證券索賠案件”,王智斌說道。

  涉嫌操縱股價

  另據證監會調查,2016 年年初至2018年年底,康美藥業在未經過決策審批或授權程序的情況下,累計向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提供非經營性資金116.19億元,主要用于購買股票、替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償還融資本息、墊付解質押款或支付收購溢價款等用途。

  這也從側面證實了此前媒體對康美藥業涉嫌操縱股價的質疑。

  2018年10月,有媒體報道稱,康美藥業涉嫌操縱股價、內幕交易,深圳市博益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簡稱“博益投資”)時任法定代表人王廉君,已被公安經偵部門采取強制措施,操縱標的可能涉及康美藥業。

  據企查查,博益投資的實控人為馬興田、許冬瑾夫婦,與康美藥業實控人一致。

  隨后,康美藥業發布澄清公告,稱博益投資自設立以來不存在買賣康美藥業股票的情況,王廉君自己也表明其被采取強制措施系因涉嫌內幕交易普邦股份。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等聲明與承諾,不存在利用其它賬戶買賣康美藥業股票,不存在利用其它賬戶從事康美藥業股票內幕交易和操縱康美藥業股價的情況。

  公司辟謠之后,市場上的揣測依然不斷,關于公司被坐莊的報道頻頻出現。

  2018年10月16日,康美藥業股價閃崩,次日股價跌停,在隨后的兩個交易日,開盤即迎一字跌停。有媒體報道稱,康美藥業疑被潮汕幫坐莊,坐莊的是深圳市中恒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恒泰”),法定代表人為陳少鞍,來自普寧,是潮汕人,為深圳潮汕商會的副會長。康美藥業實控人馬興田也來自于普寧。另外,康美藥業公告顯示,中恒泰與康美藥業也有過直接合作,擬合伙設立康美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退市風險未消

  在財務造假等一系列信披違法違規行為坐實之后,康美藥業也受到證監會的頂格處罰。

  《告知書》顯示,證監會對康美藥業做出60萬元罰款決定,對公司實控人馬興田、許冬瑾處以90萬元的罰款(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罰款30萬元,作為實際控制人罰款60萬元),并被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另外20個涉案人員也收到證監會相應的行政處罰,分別被處以10萬元-60萬元不等的罰款。

  目前,國內對財務造假的頂格處罰為60萬元和終身證券市場禁入,康美藥業實控人受到的處罰,即為頂格處罰。

  王智斌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雖然罰款的絕對金額不高,但這也是目前法律框架下的頂格處罰。“目前《證券法》正在修訂,預計修訂后的會大幅提高行政罰金的上限”。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在證監會的行政處罰告知書披露后,有券商人士稱,公司退市風險解除。

  但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從行政處罰角度來看,不管造假規模多大,最多就是60萬罰款和相關人員禁入,因此行政處罰退市的風險解除了,但是如果涉及刑事調查,并被司法判定有違法行為,那么還是可能被退市。”

  王智斌亦表示,目前證監會只是處罰告知,并未出具正式處罰,無法得出康美藥業已解除退市風險的結論。“從造假情節來看,已經屬于重大違法違規,強制退市概率還是比較大的”。

  證監會也公開表示,康美藥業等公司肆意妄為,毫無敬畏法治、敬畏投資者之心,喪失誠信底線,觸碰法治紅線,動搖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根基。對于康美藥業涉案當事人,涉嫌犯罪的,嚴格按照有關規定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有權威媒體評論稱,“對康美藥業的行政處罰只是‘前菜’,后續司法機關將依據犯罪事實對企業量刑裁判。”

  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銘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康美藥業的造假已經遠遠達到刑事犯罪的立案標準,符合《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多個條款,后期可能予以刑事立案調查。

  趙銘認為,盡管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數目巨大,但扣除虛增利潤后并沒有連續三年虧損,未觸及《股票上市規則》中的終止上市標準中的硬性條款。但是,若上交所按照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第四條第(四)項規定實施,康美藥業不排除終止上市的可能。“按照以往案例,還沒有公司因觸發該條款退市”。

  令人不解的是,財務造假金額如此巨大,在接到證監會的處罰告知書后,康美藥業股價卻在8月19日、20日迎來兩個一字漲停。

  對于康美藥業,有股民做了首打油詩:

  康美在漲停,瑞華在招聘;

  散戶夢不醒,罰款60萬。(吳曉璐)

【編輯:郭澤華】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名仕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