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聽到“包治包好” 更要提高警惕

2019年08月21日 15:55 來源:北京晚報 參與互動 

  醫美店成假藥重災區 醫托專賺黑心救命錢 法官提醒
  聽到“包治包好” 更要提高警惕

  醫療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領域,與我們的健康息息相關。正是因為如此,要想從事醫療行業,必須在取得相關資質后,在國家的監管下進行活動,一旦違反相關規定,則可能會面臨刑法的懲處。8月15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轄區內涉醫療領域的刑事案件進行了通報。據統計,三年來,三中院及轄區法院共審結涉及醫療領域的一審刑事案件210件,其中無證銷售假藥類案件數量最多,占比達85%。法官表示,涉醫療刑事案件的發生,不僅損害了醫療行業的管理秩序,更會對患者的生命健康、財產安全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

  ■售假藥

  醫美店成假藥重災區

  三中院統計了轄區內近三年審結的案件發現,涉及銷售假藥的案件數量達180余件,被告人多為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及非法經營罪兩罪名。

  這些銷售假藥的商家通常是較為隱蔽的私人美容院、護膚工作室、快捷酒店、淘寶網店等,其經營地點主要集中在城鄉結合部區域,這里房租、倉儲等成本更低,且行政監管相對不嚴格。

  互聯網也早已被這些犯罪者用作銷售的渠道。通過網絡平臺展示銷量、病友好評等方式,商家通過快遞物流將無資質藥品銷往全國各地,并委托物流公司或者快遞員個人代收貨款,規避相關部門的調查。

  他們所售藥品集中在瘦臉針、美容針等注射針劑,以及進口國外藥品。但這些藥物大多來源不明、真假未知,大多存在違法添加藥物成分的情況,甚至有被告人聲稱自己銷售的是“自制特效抗癌藥”。

  三中院刑二庭庭長王海虹介紹,除了沒有資質的商家外,還有鄉村醫生因沒有通過正規途徑購買藥品,購得假藥后在衛生所銷售而獲刑的案例。

  “消費者通常是盲信了對方的宣傳效果,或者貪圖價格優惠而購買,殊不知那些‘救命藥’不僅難以救命,還可能存在致命的風險。”王海虹庭長表示,涉及醫療領域的非法經營行為不僅擾亂市場秩序,而且存在延誤、惡化患者病情的潛在風險。

  除了藥品質量問題外,醫療器械的銷售過程也存在隱患。從2016年起,被告人楊某等四人就開始通過網絡超范圍經營無菌注射針、針頭等醫療器械。食藥監局執法人員將四人查獲時,在現場收繳了近萬枚不同型號、品牌的一次性注射器。

  因注射針需要進入人體,具有較高的風險,因此被國家歸為第三類醫療器械管理。楊某等四人未取得第三類醫療器械的銷售資格仍對外經營,銷售金額達148萬余元,經法院判決,四人因犯非法經營罪獲刑3年至3年3個月不等。

  王海虹表示,不論是藥品還是醫療器械的銷售,都需要取得專門的經營許可證,經營者需要遵守國家藥品管理法律法規等相關規定。非法經營者因缺乏專業知識,并刻意規避國家監管,其銷售的醫療用品通常來源不明、真假未知,在儲存、保管、運輸時也可能出現保存不當的情況,極易導致不良后果的發生。

  ■亂行醫

  理發師治病致人中毒身亡

  與無資質經營藥品、醫療器械相比,非法行醫行為更是威脅醫療安全的犯罪行為,其案發常伴隨著提供無效藥品、不經過敏試驗直接輸液等不當診療行為,患者健康往往因此受到嚴重傷害甚至不幸死亡。

  楊某本是某美容美發中心的理發師,僅有小學文化水平。一次,一位網友免費寄給他一種治療牛皮癬的藥物,使用后他的牛皮癬癥狀有所好轉。

  為了賺錢,楊某便在未取得醫師執業資格的情況下自稱“中醫皮膚病專家”,在社交平臺和自己的美容店中打廣告,并組建了“牛皮癬康復群”,稱有祖傳秘方可以治療牛皮癬,“中醫美膚”、“一次清除”。

  范某得知消息后,來到楊某的美容店中咨詢。楊某稱其藥物是“純中草藥,無毒”,現場為范某在患處涂了用白醋調和的藥粉,并用紗布、保鮮膜包裹,收費6000元。

  沒想到,回到家中的范某很快就出現了身上刺痛、起水皰、頭暈、嘔吐等癥狀,楊某卻以“這是正常現象”為由安慰范某。第二天,范某昏迷被送醫搶救,后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39歲。而就在醫生搶救的過程中,家人與楊某聯系詢問藥物情況時,楊某仍然聲稱其藥物是純中藥。

  經鑒定,范某系外敷藥物中的苯甲酸(鹽)進入血液中毒,造成心、肝、腎、腦等器官損害,導致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外敷藥物與其死亡之間存在直接因果關系。

  經審理,法院認為楊某未取得醫師執業資格非法行醫,造成就診人死亡,故以非法行醫罪判處楊某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3萬元。

  “醫療行業具有極強的專業性和高度的危險性,只有取得執業資格,才能以醫師之名,行救死扶傷之事。”王海虹庭長表示,非法行醫行為不僅會損害醫生群體形象,更是置患者的生命健康于不顧。

  ■騙錢財

  外包科室承包人竟是保潔員

  “醫托”是醫療領域詐騙犯罪的典型代表,他們利用患者有病亂投醫的心理、對未知疾病的恐懼和對醫療機構、醫師資質的不了解實施詐騙。

  2013年,北京某民營醫院法定代表人肖某、院長田某違反國家規定,將該醫院的中醫科診室承包給醫院的保潔員彭某。而其之所以選擇中醫科室,是因為“中藥即使治不好病,也吃不壞人”。

  事實上,彭某早在2009年就曾因為在該醫院攬客被警方處以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在醫院更名開張后,肖某再次找到在醫院做保潔的彭某,讓他再次重操舊業。接手診室后,彭某雇用了多名醫托,分別前往本市各大知名醫院尋找外地來京求醫人員。

  醫托以三四人為一組,往往對患者聲稱以自己得過與其相同疾病,在某醫院治療后痊愈,或稱自己也要前往某醫院,將患者騙往彭某經營的科室就診。接診醫生朱某則夸大其醫生身份和藥物效果,向患者開具配方不明的高價中藥。售藥獲得的利潤中,13%要交給醫院作為承包費,醫托們則能分到一半以上。

  經查實,彭某所在科室共騙取31名被害人錢款共計11萬余元。不僅是彭某及醫托涉嫌犯罪,就連醫院的法定代表人、院長甚至財務人員都因涉嫌詐騙罪被捕。其中,肖某參與了與彭某的分贓,而田某則明知醫院存在醫托攬客、患者退藥的情況,但仍然對此放任,導致彭某等人成功騙取被害人錢款。經兩級法院審理,法院判決肖某、田某、彭某及多名醫托犯詐騙罪,其中彭某獲刑最重,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

  王海虹庭長表示,“醫托”詐騙給被害人造成的平均損失從數千元到數十萬元不等。更重要的是,這些都是被害人的救命錢。被害人往往耗費了大量時間、金錢和精力,卻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

  ■法官建議

  不要輕信“包治包好”承諾

  醫療衛生關系著每個人的健康和每個家庭的安寧,對于涉醫療領域刑事犯罪,王海虹庭長建議醫療機構內部應加強定期巡查和人員管理,避免內部人員與外人相互勾結,同時也要加強對患者及家屬的宣傳引導。

  監管部門也應推動部門聯動,形成監管合力,協調食藥監管部門加強對經營藥品、醫療器械行為的監管;協調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查處違法違規發布醫療廣告的行為;協調網信部門及時清理處置購物平臺、社交平臺出現的違規信息。一旦發現違法犯罪線索,應及時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王海虹庭長提醒市民,在就醫時應選擇正規的就醫、購藥渠道,特別是聽到“包治包好”的承諾時,更要提高警惕。要相信專業醫生的判斷,不要輕信網絡平臺、美容公司等非正規醫療機構及所謂病友、銷售人員的宣傳而擅自接受治療或用藥。

  在購買藥品,特別是網購非處方藥時,要先檢查藥品外包裝,仔細辨別產品批號、生產日期、有效期等信息是否符合國家規定。一旦發現異常,應盡早報案并保存證據。

  本報記者 劉蘇雅

【編輯:谷夢溪】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名仕棋牌-首页